柳陌晨

微博@柳陌晨

【剑琴】梦望断

瞎写(bu
虐请注意
写文时在听歌,把歌词给写进去了。欢迎找歌。
琴琴有那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么可爱
     

      工部的身体很差。青莲深有体会,那一阵阵从书房中传出来的咳嗽声让青莲怀疑他会不会把肺咳出来。不单是这样,每到冬天,工部便不能轻易出房门。有次青莲出门喝酒,回来就发现了一只身体发烫,睡得迷迷糊糊的工部。原来工部不过是见门外雪景正好,想去赏赏雪。可这赏雪也不过是站在房门口盯着雪看了半个时辰不到,哦,还抓了一把玩。自己出门不过半天,工部就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,自那以后,青莲便不敢轻易离开工部身边,如果要离开也要把人叮嘱好了再走。那人身体那样差,以前是怎么生活的?青莲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。
        快入春了。前几日的雪已融尽,在那融尽雪的树枝上,青莲发现了一小朵芽。真快,自己一直呆在工部身边,竟已过了一个冬天。这个冬天似乎十分短暂。入春后工部的身体应该会好点吧,不过咳嗽是治不好的毛病了。工部这样弱的身体,也不知是因为什么造成的。记忆中工部曾与自己提及过他的好友――剑魔。那个强大的男人。诗词歌赋皆为精通,而在剑术方面的修为,已被人奉为了魔 。已然成为神了的这个男人,怎么就这样的离世了?如果这人还健在,自己定要与他切磋一番。可故人已去,而工部也很为故人的辞世难过,差点就要因为这事直接咳死过去。自己嘴上虽在嘲笑他,但心里可一点都不好受。这样的身体,在这个崇尚武力的世界,该怎么存活……
       “青莲?”青莲剑趴在工部琴的身上,而工部琴正卧在自己的软榻上。“嘿嘿,你的床真软。”青莲抬起头笑了笑,一双桃花眼笑起来是真的要人把持不住。“嗯。”工部低垂下眼帘,似乎又是困了。青莲就这样趴在工部身上,细嗅着工部身上的药草香味,那味道很让人安心。但让青莲真正安心的,是那药草味,还是……睡了一觉起来,工部发现青莲不见了踪影。于是自己便起身下了榻,出了房门去寻他。“青莲?”时节已入春,草堂内的树木都长好了叶子,没有冬天那般光秃秃的。不时有一两只麻雀落到枝头,然后便开始叽叽喳喳,你唱我应。“工部,你醒了?快来!”青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,工部循声走去。沿着石板路绕过那一片湖边的杨柳林,来到了那座他们二人经常斗诗的亭子,青莲已备好了酒茶点心在那。“工部,快来,咱们多久没斗诗了。”不过一个冬天而已。不过窝了一个冬天的工部也确实想来活动活动了。他们二人一直是随便一方来拟题行飞花令的。今日工部让青莲来拟了题。“那好,这题我便拟为‘风’。”二人飞花令巡回了七八轮,青莲不知喝了几杯酒,而工部却只饮茶,青莲看着工部拿起茶杯,揭了盖,启唇小抿了一口,又阖上盖子放回桌上。看着工部湿润的嘴唇,青莲觉得自己醉了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眼前之人也。青莲扬唇一笑,“工部,要不要来抿一小口酒尝尝?”
       青莲觉得自己做了件坏事。看着工部那泛红的脸颊,青莲的内心更沉重了。自己挚友喝醉的样子太好看了,快要把持不住了怎么办?青莲觉得自己一定要把持住。工部不过喝了一小口酒而已,就已经醉了,这酒量是真的不行。以后自己要看着他,不许他在外面碰一滴酒,除了自己的酒他谁的都不能喝。看着因醉睡在自己怀里的工部,青莲无奈的笑了。
       窗外花开自无言,正是人间四月天。青莲趁着这大好的时节带这工部出了草堂玩。外面的世界灯火阑珊,工部不记得自己已有多久未出门了――因为自己的身体。他看着身边人来人往,轮回不前,辗转不记年。工部那天很开心,青莲也很开心,因为工部他笑了。
      在桃花谢完了的时候,无剑来了。他带着一位身着华丽道袍的青年。“青莲,介绍一下,这位是归一,全真教的掌门。”青年向他点了点头,算是认识了。“事实上,事情是这样的。归一身为全真教的掌门,能够行卜来预知未来。他在三日之前行了一卜,但他却看到了你与木剑在一起,与我们交战。”青莲心一沉。“这怎么可能?我怎么会跟扰乱这个世界的人结盟?”青莲不确定自己以后会不会因为什么事或什么东西而与木剑结盟,那是自己渴望的东西,是自己的欲望。他会需要人帮自己实现欲望。“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,归一只是看到了这一个片段。我们暂时也没主意,只是来找你看看有没有发生什么。”无剑对于归一看到的片段感到不安。“事实上,工部最近一直没什么精神。”青莲说出了工部的状况。即使工部以前的身体很差,但是也不像最近这般无精打采。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卧在床上,不看书,不写诗,也不下床。青莲很担心。“这……工部的身体那么差,你还需细心照顾着。他最近这种身体状况有些异常,你还是去找大夫来看看吧。”无剑得知工部的状况,原本因那件事而沉重的心,越发沉重了。
       无剑和归一离开了,归一教中还有事务需要他打理,而无剑也因为归一之后的卜并未看到其他有用的片段而回剑冢去了。青莲找了大夫来为工部开了药,每天三次的给他煎药。时间过得飞快,亭边的柳树结了柳絮又飞快的被风吹散;池中的荷花开了又谢得只剩莲蓬和荷叶;枫叶由翠绿开始变红了。工部一直躺在他的床上,每天青莲端药去的时候,要么他在发呆,要么他在睡觉。“工部,等你能下床了,我们去绝情谷看看情花吧。”青莲又笑了,绝情谷的情花是很有名的,情花果苦,花艳,茶香。工部应该会很喜欢情花茶。青莲希望工部的身体能因此好起来。
        又到了工部最难熬的冬天。工部那怕寒的体质抵不住冬天冷风。青莲帮工部的床铺了足足三层的被子,工部才不觉得冷了。雪不懂落花的凄美。埋在雪下那一抹抹醒目的红色是腊梅,这几日雪下的大,腊梅大半都被雪压落了。青莲重复着自己夏季做的事,每天三次帮工部煎药。工部一直喝着药,身上的药味变得更重,已经不是香味了。青莲还在等着工部的身体好起来。要赶在春天之前好起来,这样春天的时候,他们就能去绝情谷看情花了。“青莲……”工部在青莲第二次送药去的时候叫住了他。“怎么了?”青莲回过头注视着他。“不,没什么……”工部似乎欲言又止。青莲推开门走了出去。不,不会那样的。青莲安慰着自己往好的方面想,想想自己马上就能与工部去看情花了…………工部不会死的。
       今日出了太阳,地上的雪已经融的差不多了。马上就快要到春天了吧,青莲这样想着。   又是去给工部送药,工部躺在自己的床上,微微眯着眼。药已经冷过了,青莲将工部扶起,慢慢把药喂入,但药还是过苦,即便工部似是已习惯 了苦药,青莲还是要给他喂一颗蜜饯,来缓解这苦味。青莲端起碗,推门就要走,“青莲,陪我出去看看吧,我想在草堂里坐坐。”
       青莲将工部扶出了门。他们两个沿着以前那条石板路,绕过那片还未长叶的杨柳林,来到了那座亭子。“工部,要不要喝茶?我去给你拿。”青莲让工部先坐下,自己打算去泡点茶来。“不用,陪我坐会吧,青莲。”泥土中还夹杂着雪水,是湿的;空气因为潮湿而变得清新;冷风吹着,而阳光照耀在身上又是那么暖和。湖面的冰虽没完全融化,但是已经有鱼儿在水中游着了。工部和青莲就这么坐着,什么都不干,什么都不说。工部环视着周围,看着自己待了那么久的这个草堂。青莲看着工部,周围是那么安静。工部的眼中似是有了光彩,周围的景物一一倒映在工部的眼里,二人就这么坐着。
       不见咫尺丹青远楼阁,水与墨融成眉眼婆娑。青莲的心开始不安起来,可是工部又并没有什么异样。“青莲……”青莲一惊,随后才察觉工部在叫自己,忙应声。“我累了,让我枕着睡一会吧。”青莲将身子靠近工部,工部便枕着他的肩,闭上了眼。是静。没有一丝声音的静。风不再吹,只有阳光还照着,虽暖和,但冬天的冷是透进骨子里的。青莲不敢动,他怕动了,一切就变了。他们二人,自来了这草堂便是不变的。这草堂里只有他们二人,只要还在草堂里,他们二人便会在一起。他不想变,他不想工部…………青莲越想越害怕,可他不敢动,他不敢叫工部,他怕,他第一次怕了。
       亭前瑟瑟树影移。工部一睡着就没醒来。青莲就这么让他枕了一天,他的肩膀早已麻了,可他不敢叫工部。如果叫了工部,但是工部却不醒来…………青莲不敢想。又是静。到天完全黑下来,风又吹起来的时候,青莲坐不下去了。再待在这里,工部会感冒的。青莲给自己找了借口。是他自己忍受不了了。“工部……”…………睡在肩上的人不应。…………“工部……”…………“工部……”…………“工部……?”………工部如自己想的,去了。
       青莲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这三天的。工部离世了。他那样弱的身体,要他一直喝药吊着命,也是苦了他了。青莲笑自己。自己最不愿面对的事应验了。他那天晚上将工部抱回了房间,然后就一直跪在工部床边。不吃不喝。这样下去自己的身子会垮掉的。青莲这样想,可他真的没有胃口。这里的一切都沾着工部的气息。这间草堂是因为工部要养病而找的。他喜欢安静,所以自己帮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。只有他和自己。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工部要种的;这里的亭子是自己与工部斗诗的地方;这里的厨房自己曾一直进出为他煎药;这里的书房 ,他和工部说好了,等他病好,要一起去实现他的抱负;而这房间……他们约好了要去看情花的。工部……你爽约了…………自此山遥水阔,你不在我身边。
      你个骗子。
      我愿醉后复醒,当垆仍是你。青莲总是想起自己与工部的种种。他放不下。他不愿。就这样醉生梦死的过着每一天。  他深陷在回忆里。直到几只魍魉的入侵。
      “木剑,你不该来这里。”青莲砍下一只魍魉的手臂,冷眼看着木剑。“呵,别生气。我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。”木剑脸上挂着玩味的笑。“工部他死了。”青莲像龙被触了逆鳞,随即将剑直接向木剑刺去。木剑快速反应过来,躲过这一剑。
     “别生气啊。”木剑似是发现了有趣的事物一样,脸上尽是笑意。“我可以帮你复活他。”青莲呆住了。“只要你跟我结盟,帮我复活主人,我就有办法复活工部。”木剑看着青莲,等着他的反应。这是一场交易。青莲已经不能忍受工部不在的日子了。工部死了,他也疯了。他脑海里全是工部的样子,全是他和工部。他爱工部。他要复活工部,他要告诉工部自己有多爱他。
      草堂,无数只墨妖向无剑爬去,无剑当即立断,拔出剑,与墨妖开始厮杀。等到两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呆住了。“青莲……?”那是青莲跟木剑。木剑笑着看无剑此刻的狼狈。青莲只是召来更多的墨妖,将无剑团团围住。“哈哈哈哈!青莲,你真的背叛了我们。”无剑在笑,只是那笑要多讽刺就有多讽刺。青莲转过身去。“怎么不忍心看了?还是说,后悔了?”
      后悔?不。我无悔至一错到底,消亡也如饴。
      这是我对工部的执着,执着到绝无可依,天命任性。

评论(5)

热度(24)